虽说萧恪好不容易说服了倾城母女过来大将军府跟他一起生活,但对于要如何跟妻子薛翎开这个口,他却始终拿不定主意。

  以他对薛翎的了解,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一个很注重伦常的人,她并不反对自己纳妾,但她反对自己养别宅妇,甚至有私生子女。

  如今他不仅在外面养了别宅妇,还有了一个快两岁大的女儿,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薛翎。

  虽说他知道以薛翎的善良和心胸,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也为了不让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最终大概率会选择接纳倾城母女,但这件事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一个心结,甚至影响到他们夫妻之后的感情,这绝不是他想见到的结果。

  就在萧恪心事重重回到大将军府时,却意外见到妻子薛翎正提着灯笼站在门口等他归来,一见到他,眼神中满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一时之间,萧恪心中又是羞愧又是心疼,当即跑过去,有些关心又有些责备道:“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好好在屋子里待着,要是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薛翎嫣然一笑:“我送茶水去你的书房,看到你不在,一问你的亲兵才知道你有急事出府了,反正在里面等也是等,在外面等也是等,就干脆出来等等你。”

  “什么也别说了,快跟我回去暖暖身子。”

  说完,也不管薛翎愿不愿意,直接拉起她的手就往府内走去,看得门口的亲兵一个个忍俊不禁,都想不到他们大将军还有如此铁血柔情的一面,更羡慕他和夫人之间的恩爱。

  萧恪和薛翎一回到房间,萧恪就命丫鬟打来一盆热水,随后不顾薛翎的娇嗔和反对,强行帮她脱下鞋袜,伺候她洗起脚来。

  不过随后她低头看着萧恪埋头认真为自己洗脚的模样,心中还是不由涌起一阵甜蜜,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噗嗤”一笑,故意调侃萧恪道:“上一次你给我洗脚的时候,还只是龙骧将军和琅琊公,如今再帮我洗脚,已经贵为大将军和齐王了,当真是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呀。”

  见薛翎难得跟自己开一次玩笑,萧恪也忍不住哈哈一笑,顺口接着妻子的话往下说道:“按照我这个升官速度,说不定下次再帮你洗脚的时候,已经是君临天下的皇帝了……”

  “夫君慎言!”

  听萧恪有些口不择言,薛翎当即面色微微一变,虽说她知道在自己住的地方不会隔墙有耳,但她还是下意识提醒萧恪谨言慎行,切莫得意忘形,以免传出去落人话柄。

  萧恪知道妻子之所以如此谨慎,是为了他的名声考虑,心中不由一暖,但随后还是忍不住继续低声问道:“不过说真的,翎儿,你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你将会成为新王朝的皇后吗?”

  听夫君还要继续跟自己聊这么一个大逆不道的话题,薛翎本能看了一眼门窗的方向,确定没有人在外面之后,这才白了萧恪一眼,随即幽幽叹了一口气,低声说说道:“何止是我想过呀,很多人都替我想过了。”

  萧恪闻言不由微微一怔,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轻声问道:“是薛家那边跟你说了什么吗?”

  不用想也知道,除了薛家,还有谁会这么关心薛翎将来的皇后之位。

  薛翎没有说话,只是又轻轻叹了一口气,算是变相没有否认萧恪的话。

  萧恪心中不由微微一沉,薛家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一些,非要将自己的妻子也拉进权力斗争中来吗?

  尽管心中不快,但他面上并没有显露出半分,只是淡淡一笑,不动声色继续问道:“如今这里只有你我夫妻二人,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薛家那边跟你说了什么,你不妨跟我说说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开解开解。”

  薛翎低头看着萧恪,从萧恪的眼神中读取出了他的关切,终于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幽幽说道:“家主那边托母亲转告我,说我如今年轻貌美,又生有长子,所以夫君你对我宠爱有加,正妻地位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一旦将来你做了皇帝,后宫佳丽如云,届时我又年老色衰,若是没有娘家势力的支持,你就有可能废掉我的皇后之位,甚至连翊儿的储君之位都保不住。”

  “因此,家主劝我今后要多考虑一下薛家的利益,说只有薛家在朝中强势了,我的皇后之位和翊儿的太子才能稳如泰山。”

  “夫君,有朝一日,你真的会因为我年老色衰而抛弃我,甚至抛弃翊儿吗?”

  萧恪感受到了妻子心中的忧虑,便将洗脚水端到一边,随即坐到她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说道:“翎儿,我们成亲那么久,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我萧恪从来都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即使有一天你真的变老了,我对你的情义都不会变,更不可能抛弃你和翊儿。”

  听到萧恪情深意切的告白,薛翎忍不住眼眶一红,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委屈,重重扑入萧恪怀中,紧紧抱住萧恪,久久不愿分开。

  谁也不知道萧恪不在家的这几个月,她一个人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却不敢对任何人说,只能一个人默默憋在心里。

  如果不是萧恪今夜突然问起,她不知道这些话还要在她心中憋多久。

  萧恪也再说什么,只是同样紧紧抱住薛翎,不住抚摸她的头发。

  不知过了多久,薛翎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离开萧恪的怀抱,有些紧张问道:“夫君,家主让母亲跟我说这些也只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你不要因此怨恨他和我母亲。”

  萧恪轻轻一摇头,笑笑道:“怎么会呢,薛家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娘家,我若是为难他们,不就是在为难你吗?放心,我不会对薛家怎么样的。”

  “不过有机会我会敲打一下你的伯父,让他稍微收敛一些,不要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薛翎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她了解自己的夫君,知道他不是一个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人,既然说他不会因此为难薛家,那就当真不会因此迁怒薛家。

  毕竟正如萧恪说的,薛家是她的娘家,若是薛家跟自己夫君之间当真生出了什么嫌隙,为难的还是她这个夹在中间的人。

  随即迟疑了片刻,还是轻声说道:“夫君,你将她们母女接回府吧,我会接纳她们的。”

  这一下,轮到萧恪自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