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早在见到白叶的第一时间就冲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亲昵的状态让安明月羡慕不已。

  当然了,随后丫丫就看到了白叶身边的航空箱,那是装着小二黑的箱子,他们从东北回粤省的时候,丫丫是见过了这个箱子的,顿时激动地撒开了白叶的大腿,去和小二黑隔箱相望。

  让白叶,安明月,以及在场众人都哭笑不得。

  他们这社会地位啊,还不如猫崽呢!

  和安明月道别之后,白叶和章独岚带上赵阿姨和丫丫,上了师父派来的车。

  到了车上,白叶就将小二黑放出来了。

  刚才在外面怕小猫崽害怕,一不留神跑掉了就更麻烦了。

  现在上了车就无所谓了。

  航空箱一打开,小二黑立马就从里面出来了,不过不是找白叶,而是亲昵地跳到了丫丫腿上,用自己的脑瓜顶蹭丫丫。

  丫丫自然也开心,她抱着丫丫,坐到了白叶身边,脸上的开心掩都掩不住。

  赵阿姨含笑看着丫丫,啧啧称奇,“这孩子在家的时候,都没这么活泼。”

  整个过年期间,丫丫话都不多的,甚至都很少笑,笑也是有些僵硬那种。

  吴导原本是想要和他们一起过年的,可是怕丫丫不能接受他影响了病情,每天都只能偷偷出现,送上一些自己亲手做的吃喝,再看看她们母女俩就悄悄回到隔壁去。

  可现在,丫丫扑到白叶身边之后,那小嘴就滔滔不绝地说话,似乎是要将这半个多月的事情都给师父讲上一遍。

  孩子到底还小,以前又不怎么说话,所以有时候事情说的不太清楚。

  不过白叶,还有章独岚都非常认真地在倾听,丫丫看着白叶的眼神越发孺慕。

  再加上还有赵阿姨在旁边偶尔补充上几句,倒也全都听明白了。

  他们的车子就在丫丫稚嫩的声音中开到了目的地。

  明天才是元宵节,但是白叶他们一行人回来,董建舒嘴上不说,实际上开心的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

  白老爹众人心里都知道他惦记白叶这个徒弟,心里很开心,却都没说破,由着对方去煎炒烹炸。

  反正他们也能跟着一起享受美味大餐。

  董大师的手艺,自然是顶级的,哪怕是随随便便下厨做几道小菜,也能让人赞不绝口,更不要说今天费力气做了一桌。

  丫丫这些日子跟在母亲身边,虽然说安明月不擅长厨艺,所以专门请了人做饭,可那味道又怎么能和白叶相比,更不可能比上董大师。

  所以丫丫吃的甚至有点狼吞虎咽。

  “这孩子,遭老罪了。”白老爹说道。

  自从知道丫丫拜师白叶之后,白家人已经直接将丫丫当成自己家的孩子了。

  看到孩子吃的这样急,就知道丫丫这些日子没吃好。

  “说啥呢。”姜兰轻声埋怨了一句,“人家跟着亲妈,还遭罪。这话让你说的。不过这孩子,饿坏了啊!”

  白安安则是跟丫丫挨着坐,小丫头看什么一眼,白安安立马就夹来双份,两人都有。

  美美吃了一顿,丫丫就和小姑姑跑楼上去玩了,两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从楼下都能听得到。

  白叶将安明月给师父带的礼物抱过来拆开,顿时一挑眉。

  竟然都是很珍贵的食材,这几样估计就得几万块了。

  白叶又美滋滋地拿出来一个干鲍,“师父,我和师哥给您赢的。”

  “嚯,这可是好东西。”董建舒看看手里的双头鲍,很满意地点点头,“怎么赢来的?”

  “这说起来可就话长了。”白叶深吸一口气,准备大说特说。

  “那你就长话短说。”

  “啥,师父,您不能这样。”白叶憋着的一口气顿时就散了,“您得说,快给我讲讲!”

  “这孩子……”白老爹在旁边笑骂。

  “好好好,快给我讲讲。”对于相当于儿子的白叶,董建舒这样平时不苟言笑,在很多人眼中跟活阎王差不多的大佬,也得哭笑不得地跟着重复,满足自己宝贝徒弟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