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一个人过(1 / 2)

“……”

陆惊宴有被盛羡的猜测吓到。

她是觉得杨琴琴有点问题,但她更偏向于杨琴琴可能是花钱大手大脚惯了,有一笔开支不记得了,造成了她和孙阿姨女儿之间的误会。

盛教授这猜测实在是太大胆,也太毁三观了。

同一宿舍朝夕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就算是两个人关系处的再差劲,也不至于狠心到这种地步。

要知道,这可是拿着一个人的前途在栽赃。

从震惊中回过神,陆惊宴仔细的想了想,却又觉得盛羡分析的合情合理。

盛教授这人可真有两下子,凭着从学校打探来的那些七零八碎的消息,竟能生生的拼凑出事情的真相。

也够神的。

陆惊宴眨巴着眼睛,突然把脸埋手机上笑了。

她忽然变得有点骄傲是怎么回事?

找出真相的又不是她,她在这儿得意个什么劲儿?

虽然隔着手机,盛羡看不到她这会儿的反应,陆惊宴还是立刻板起小脸,面无表情的看向手机,一本正经的和盛羡继续讨论起案件。

陆惊宴:“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盛羡:“联系杨琴琴谈一谈。”

陆惊宴:“万一杨琴琴死不承认,就一口咬定她丢钱了,非得栽赃给孙阿姨的女儿怎么办?”

盛羡:“那就找证据。”

陆惊宴感觉自己问了等于白问。

说来说去,这案子最关键的证据还没掌控到。

陆惊宴刚想问盛羡,那万一找不到证据怎么办,盛羡又发来了两条消息。

盛羡:“难度不大。”

盛羡:“基本上这案子已经结了。”

陆惊宴:“……”

没想到盛教授还挺自信的。

陆惊宴盯着盛羡发来的消息思考了会儿,发现盛教授字里行间都透着对这个案子必胜的笃定。

她“啊”了声,突然明白过来盛教授的意思。

陆惊宴:“哥哥6666!”

陆惊宴:“哥哥好棒!”

陆惊宴:“哥哥真厉害!”

盛羡:“?”

这是嫌弃她夸得不够卖力?!

陆惊宴绞尽脑汁的搜罗着夸人的话。

陆惊宴:“哥哥,你简直就是律师界颜值天花板,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就要靠出众的才华。”

盛羡:“……”

盛羡:“发烧了?”

陆惊宴:“……”

她这就很不服气了。

陆惊宴捧着手机飞速的按着键盘。

陆惊宴:“哥哥,你今晚跟我聊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夸夸你?”

盛羡:?

陆惊宴盯着手机屏幕,迟迟没等来盛羡的消息。

难道是她误会了他的用意?

陆惊宴想了片刻,又按起了键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