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监督工作(1 / 2)

陆惊宴脑袋往下埋得更狠了。

得,这次是真把脑袋藏桌子下了。

盛羡眼底划过一抹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持着手机低头又按了几下。

陆惊宴手里捏着的手机很快跳出一条新的消息。

盛羡:“小心脑袋。”

陆惊宴:“……”

已经被抓包了,再藏也无济于补。

陆惊宴深吸了一口气,淡定着一张小脸的抬起头对上盛羡的目光:“我就是想看看哥……”

陆惊宴张了张口,卡壳儿了。

本来就是她一个人对“哥哥”这两字偷偷别扭,要是现在就这么生生断了,反而会让盛羡察觉。

陆惊宴吞了口口水,耳尖微微有些烧的别开头:“……哥哥你能不能认出我?”

盛羡:“……”

小学生就还挺能诌。

“事实证明,哥哥还是能认得出来我的。”陆惊宴顿了下,重新看向盛羡:“哥哥,我要是化成灰呢?”

“你还能不能认出来我?”

“小说里的男主,女主化成灰可都是也能认得出来的哦。”

盛羡垂着眼皮盯着她看了两秒,没理会她这些疯言疯语:“你怎么过来了?”

陆惊宴慢吞吞的“啊”了声,想到那会儿她明明不是问他孙阿姨女儿这事的进程,他却这么以为,就现学现卖道:“你不是给我发地址了吗,我以为你是让我过来监督你工作。”

“那走吧。”盛羡让开沙发和桌子出口的位置。

陆惊宴:“啊?”

盛羡看了眼一脸茫然的陆惊宴,语气淡漠道:“不是要监督工作吗?”

陆惊宴拿着包跟着盛羡走出咖啡厅,才反应过来他刚刚那话里暗藏的意思:“你不是已经工作完了么,孙阿姨女儿都走了,你还要忙什么?”

“去学校和她们家附近转转。”

“哦。”

两个人没再说话,走到路边,盛羡找了一圈,看到陆惊宴的车,把手伸到她面前:“车钥匙。”

陆惊宴打开包,从里面翻出来钥匙递给他。

等上了车,陆惊宴突然想起来盛羡赶自己助理走前,跟助理说的那句“有人送”。

所以他的有人送,是有陆惊宴送?

他可真会安排。

陆惊宴撇了下嘴,系上安全带。

陆惊宴看过不少律政类的电视剧,她一直以为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律师去了解当事人的生活环境是夸张了的,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是这样。

盛羡在孙阿姨女儿学校里,找了好几个孙阿姨女儿同班同学了解了一些情况。

大多数都是围绕着孙阿姨女儿在学校里的表现,以及有没有跟人闹过矛盾之类的话题展开的。

其中有男生也有女生。

陆惊宴插不上话,就在一旁听着,她觉得盛羡跟人聊天的内容都挺正常的,也没听出哪里有问题,但盛羡却把这些聊天都用录音笔记录了下来。

从学校出来,两个人去了孙阿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