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越高不可攀,我就越想攀(1 / 2)

当天晚上,陆惊宴做了个梦。

灯光幽暗的房间里,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手脚被锁在椅子上,他脖子上圈着个链子,微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身后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用具。

房间里很安静,男人垂着头一点气息都没有。

过了大概几秒钟,有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门被推开,一束光射了进来,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踩着一双高跟鞋,冷艳霸气的走了进来。

她手里持着一根黑色的鞭子,胳膊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男人:“宝贝,想通了吗?”

男人没说话。

女人轻笑了一声,用鞭子抬起男人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觉得你落在我手里还能逃得掉吗?”

男人眉眼冷清,看起来宁死不屈。

女人一脚踩在椅子上,露出洁白的一条长腿,她手搭在椅背子,带着男人一起往后一压,让男人半躺的姿势,然后揪着他脖子上的链子,把他的脸拽到自己面前:“我就喜欢你这种表情,越高不可攀,我就越想攀。”

男人别开头。

女人也不恼火,鞭子沿着他的下巴,一路往下滑,一颗一颗的剥开了他衬衣的扣子:“啧,居然真有八块腹肌……”

就在这时,光线昏暗的房间灯光大亮。

陆惊宴看清了男人和女人的脸。

赫然就是她和盛羡。

然后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平躺在床上,盯着熟悉的天花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在做梦。

起床气没散的她,暴躁的“日”了一声。

她做的那是什么奇怪的梦?

那画面难以启齿就算了,还他妈的玩囚禁play?

陆惊宴越想越觉得自己变态。

卧室窗帘关着,室内一片昏暗?因为是周末,没定闹钟的陆惊宴?不知道是几点。

她在床上消化了会儿,摸到手机。

才早上七点钟,不着急起来的她,点进了社交软件。

她习惯性的先去看了一眼热搜榜。

今天的热搜榜和平时不太一样,除了明星、网红、搞笑视频之外?多了一件时事新闻。

这年头也不知道是被谁带的坏习惯?新闻工作者都喜欢半夜出动爆劲料。

新闻的内容引起了挺大的轰动,是一位知名高校女大学生涉嫌偷窃室友的钱?而且是长期多次偷窃,金额高达数万元。

据丢钱的那位女同学讲?她几乎每个月都会丢一次钱,也多次去找宿管阿姨汇报过这件事,但一直都没能查出来偷窃者?至于这次丢钱?之所以会有怀疑对象?是她们宿舍那晚上集体要出去活动?那位怀疑对象没去,但她恰好又没带宿舍钥匙?就借了丢钱的这位同学的钥匙?当天晚上她回宿舍钱就丢了。

这条新闻之所以会上热搜?是因为不少人回想起自己上学也丢过钱?到现在都不知道小偷是谁?也有人说她知道小偷是谁,但没证据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更多的是一些网友很正义的说这种人不配上大学?学校应该把她开除掉,建议丢钱的人报警让这位小偷同学去坐牢。

在这种互联网媒体很发达的时代,一旦一件事火了?无数人就会扑过来蹭热度。

这新闻爆出来也才短短的几个小时,已经有记者到那所高校采访过了。

丢钱的那位同学姓杨?被怀疑的那位同学姓孙。

在大家的口中,孙同学不怎么喜欢参加班里aa制的集体活动,吃穿住都很节俭,一双鞋子从大一入学穿到了大三,总之就是很缺钱的样子,但在最近她换了一部新款手机。

而那位杨同学,家庭条件比较好,对同学也很大方,经常会请客吃饭,看得出来家里给的生活费很高。

这些采访内容,让那位孙同学更被动了,虽然警方还没调查出结果,但网上的舆论已经被带的一致认为那位孙同学就是小偷。

陆惊宴大致扫了一眼最新的评论,基本上已经都在骂那位孙同学了。

“穷又怎么样?穷是偷钱的理由吗?这年头还有人把穷当有理的吗?”

“都是成年人了,偷窃是犯法,犯法就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