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脑子不好使(1 / 2)

陈楷:“……”

陆惊宴有点不死心。

盛羡那句话“我以前认识的你”,就像是一根羽毛挠的她心痒痒。

她知道他以前认识她,要不然怎么可能把她的生日设为手机热点密码,但她那会儿以为他是通过陈楷知道的她,然后偷偷地暗恋她。

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应该是很早就认识她了。

陆惊宴认真的想了想小时候,她既没有走丢在别人家被收养过一个月的经历,也没有碰到谁被杀手追杀,她大义凛然救了对方的狗血剧情。

盛羡会不会是在骗她?

陆惊宴回想了下盛羡当时的表情。

不像是在骗人。

就像是她之前在家想的那样,盛羡这种人,如果真的出现在她身边,她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除非……

陆惊宴完全不敢相信,仿佛石化般停顿了几秒,抬头看向陈楷:“你确定你表哥是人吗?”

陈楷:“?”

陆惊宴:“你表哥会不会是什么外星人?或者你表哥会不会是鬼怪,再或者是地狱使者?”

陈楷:“……”

说不定他指的是前世的她。

虽然这猜测大胆了点,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指不定就是真的。

“也有可能是吸血鬼……”陆惊宴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情况,干脆来了个总结:“总之就是活了好几千年的那种物种。”

“……”

陈楷瞠目结舌的盯着陆惊宴看了大概十秒钟,伸出手摸了摸她额头,确定她没发烧,一脸严肃道:“我觉得你说得对,不过我觉得我表哥是神。”

陆惊宴眨了眨眼睛。

陈楷跟卖关子一样,张了好几次口,才终于吐出了两个字:“男、神。”

“……”

看着陆惊宴说不出来话的表情,陈楷喝了半杯酒:“外星人?鬼怪?地狱使者?吸血鬼?你怎么不说我表哥是造人的女娲,开天辟地的盘古,射日的后裔?姑娘,少看点韩剧吧,你看你年纪轻轻脑子都不好使了。”

那会儿陷入在自己脑洞里的陆惊宴,本来没觉得自己刚刚那话有多智障,现在被陈楷这么一说,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

她面无表情的瞪着一个劲儿嘲讽自己的陈楷看了几秒钟:“你难道不觉得冷吗?”

“啊?”陈楷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中央空调:“不冷啊,我喝了酒,还感觉有点热。”

陆惊宴说:“我有点冷,被我的冷笑话冷到了。”

陈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