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白月光(1 / 2)

在很早很早之前,他认识一个女孩。

他曾试图用言语形容出那个女孩,他翻遍字典所有的褒义词,也没办法把她形容出来。

她漂亮优雅,弹得一手好钢琴,跳得一身好舞蹈,尤其是她那一双眼睛,纯粹干净的像是山顶没有被污染过的泉水。

她路过天桥碰到乞丐会停下来面带微笑的放钱,会在下雨天让司机停下车顶着雨去帮老人推摆摊的小车,会周末去当福利院当志愿者。

那个时候的她,眼神是温暖的,跟谁说话都是面带微笑很有礼貌的。

在她身上找不出来任何的缺点。

所有男生都叫她女神。

而他叫她。

白月光。

陆惊宴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盛羡喉结上下滑动了下,没说话。

陆惊宴又问了一句:“你以前认识我?多久以前?”

盛羡盯着陆惊宴动了下唇,没接她的话,顿了好几秒,他径自道:“算了,当我没找过你。”

说完,他片刻都没逗留,直接转身走了。

陆惊宴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没下车。

回家,刚把行李放下,陆鸿程的电话就过来了。

陆惊宴由着手机响了好久,才接听。

她什么话都还没说,陆鸿程就劈头盖脸道:“打了半天电话,怎么现在才接。”

陆惊宴闭了闭眼睛,尽量放稳声调:“刚在洗手间。”

陆鸿程没因为这事再训斥她,但接下来说话的口气也不算好听:“今晚上和杨公子的饭局别忘了,见到他记得态度好点,我已经帮你想好了借口,说你上次是意外情况,这次你别再给我搞砸了。”

这种话,这些年,陆惊宴都不知道听过多少遍,她垂着眼皮,漫不经心的敷衍了声:“嗯。”

陆鸿程那边估计也有要忙的事,没跟她在这儿多浪费嘴皮子?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陆惊宴丢下手机,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突然想到盛羡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