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眼药水(1 / 2)

到酒店房间门口,盛羡按响门铃。

过了半分钟,门才被陈楷打开。

迎面而来的是陆惊宴极其不爽声音:“陈楷,我觉得你表哥那双眼睛可以挖下来喂狗了。”

陈楷:“……”

盛羡:“……”

陆惊宴一点也不在意按门铃的人是谁:“哦,对不起,我侮辱了狗。”

陈楷:“……”

盛羡:“……”

陈楷对着门外站着的盛羡小声说:“表哥,我觉得吧,你现在选择立刻消失比较好。”

盛羡抬了下手指往旁边挥了下,示意他让开门口。

陈楷把着门口,压低嗓音劝:“哥,我真不是唬你,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没人能搞得定,你现在进去就是找死。”

盛羡一脸的不耐烦:“让开。”

“哥——”

盛羡看了陈楷一眼。

陈楷默默地松开门把,往旁边挪了两步。

盛羡拎着个白色袋子走进去。

听见脚步声,背对着门口坐在沙发上的陆惊宴问:“陈楷,是不是我叫的水到了?给我拿一瓶。”

陆惊宴理所当然的把手往后一伸。

盛羡绕着屋子扫了一圈,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瓶水,拧开瓶盖再拧回去递给了陆惊宴。

陆惊宴仰着头喝了半瓶水:“我想了想,我刚刚那话说错了,薄暮怎么能是狐狸精呢,她不配。你表哥那个狗东西,单看皮囊还是配得上狐狸精这三个字的。”

“宴——”

陈楷想提醒下陆惊宴,她嘴里的那位狗东西就站在她身后。

奈何他刚说了一个字,就收到了他表哥投来的冷飕飕的目光。

他吓得急忙把嘴边的话变成了咳嗽声。

陆惊宴:“算了,他爱帮谁帮谁,反正我就一骗·炮的。”

陈楷手抵着嘴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你有病啊,一个劲儿的咳嗽,不舒服就去看医——”

陆惊宴转头往后看了一眼。

然后她的话戛然而止。

盛羡垂着眼皮盯着表情有点僵的她看了两秒,绕过沙发走到她面前。

陆惊宴瞪了眼陈楷,看向盛羡。

他看起来很淡定,就好像她刚刚说要骗·炮的人不是他一样。

陆惊宴清了清嗓音,打破静滞的气氛:“你过来做什么?”

盛羡没说话,把手里袋子放在一旁的桌上。

陆惊宴好奇的问:“那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盛羡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眼药水。”

旁边站着的陈楷噗嗤的笑了。

陆惊宴一脸茫然:“?”

三秒后,陆惊宴眨了眨眼睛,想到自己那会儿说的那句:“不就是会哭吗,给我几瓶眼药水,我也能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