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宴宝生病了(1 / 2)

“嗯。”小姑娘病恹恹的应了一声,一边抽着鼻子一边又说:“想去见哥哥,但是感冒好严重,怕传染给哥哥。”

可能是生病的缘故,整个人有点无精打采,说起来话来的声音听着软软的。

像是在撒娇。

“……”

盛羡喉结微滚了滚。

他这人不爱多管闲事,就连话也是那种能少说一个字就尽量少说一个字。

一般情况下,他要是跟人打电话,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就会直接挂电话。

但是现在,他一时之间既不知道说什么,也没挂电话。

就这么僵持了一阵儿,最后还是电话那边的陆惊宴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哥哥,我想睡会儿,没别的事就先挂了啊。”

盛羡很轻的“嗯”了声,顿了几秒,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摁灭屏幕。

陆惊宴下午缩在办公室里披着毯子睡了一觉,等醒来,烧退了,除了鼻子还很塞之外,比上午那会儿要好很多。

她按着桌面坐起身,看到电脑挂着的微信,居然有一百多条未读。

大多数都是她和宋闲还有陈楷那个群里的消息。

陆惊宴按着鼠标,用最快的速度大概看了一遍,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今天是陈楷的生日。

陈楷这人很骚包,比女人还过得还注重仪式感,除去什么春节元宵节中秋节这些传统节日,陈楷最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生日趴了。

早在两个月之前,陈楷就已经开始给自己的生日做准备。

大概是陆惊宴一整天没怎么在群里出现,陈楷生怕她忘记了今晚的生日趴,一个劲儿的在群里呼喊她。

还好陈楷两个月之前就开始张罗着自己生日趴怎么布置,陆惊宴早早地给他备了生日礼物,就放在办公室里,她面对陈楷一遍又一遍狂轰滥炸她什么时候过来的消息,回了句“马上出发”,起身去洗手间补了妆,然后就拎着生日礼物出发了。

陆惊宴到生日趴现场的时候,现场还没什么人,除了宋闲之外,就只有陈楷和几个平时跟他经常鬼混在一起的哥们。

陈楷一个大老爷们跟个女人一样,现场布置的又是鲜花又是气球,还是那种浅蓝色和白色交加的色调。

陈楷家家底殷实,花起钱来铺张浪费的一点也不逊色于陆惊宴,生日趴的酒是专门从国外订的,食材是空运过来的,就连蛋糕也是找人专门为他设计的。

最骚包的是,这位陈少爷半年前自己给自己订了一辆车当生日礼物,上个月到了4s店就是不去取,非要等到生日这一天,让4s店开着玻璃罩的透明车,拉着一条“祝陈楷27岁生日快乐”的横条,放着音乐配着一闪一闪的粉色灯光,给他送到生日现场。

从4s店到他生日趴横跨了半个城,高调恨不得全城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他陈楷的生日。

今天是周五,明天不上班,陈楷大概是想嗨到底,生日趴一个长辈都没请,全都是他各路的狐朋狗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