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就玩一玩(1 / 2)

陆惊宴忙完陆鸿程那边的事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她从楼里出来,才发现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

深夜街上的车辆本来就少,下了雨显得更空荡了,陆惊宴坐在后车座,望着车窗上落了一层又一层的雨雾,想到刚刚被叔叔喊去应酬的场景,略感头疼的抬起手轻轻地压了压太阳穴。

车子一晃一晃的往前开,快到家附近时,陆惊宴一个抬眸,透过水茫茫的窗户,看到了街边站着的人。

那人很高。

举着一把大黑伞,遮掩住了上半身,一眼望去全是腿。

虽然看不到脸,但陆惊宴还是认出了他,她几乎没犹豫,就脱口道:“停车。”

代驾司机忙不迭的踩了刹车。

陆惊宴落下车窗,风夹着雨灌进车里,扑在脸上有点凉,陆惊宴酒一下子醒了不少,她眨了眨眼睛,定睛往外看去,果不其然,还真是晚上那会儿在酒吧里遇见的那个渣。

他不是一个人,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子,黑发长裙,看起来就很贤良淑德。

那女孩没带伞,头发都淋湿了,仰着头正哭的梨花带雨。

盛羡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伞不知道给那女孩子撑一下,就连耐心也不怎么好,面对人家女孩子的哭哭啼啼,还想着甩身走人。

那女孩子反应倒挺快,趁他还没抬腿,抓住了他的胳膊。女孩子哭的更凶了,像是在求他什么。

他倒好,一点也不为所动,毫不留情面的甩开了那姑娘的胳膊走人了。

那动作还挺强烈,甚至还有点嫌弃。

姑娘被甩的倒退了两步,蹲坐在地上,哭的更惨了。

陆惊宴看了看举着伞离去的盛羡,又看了看蹲在地上一个劲儿哭的姑娘,脑补出一场痴情女主被无情男主甩掉的戏码。

别说,那哭声配上那小雨,还真挺伤感的。

陆惊宴缓缓地摇了摇头,一边示意代驾司机往前开,一边慢吞吞的心想她果然没看走眼,那千年妖孽一样的男人,果然够渣。

没半分钟,车子超过了盛羡。

前面正好是红灯,车子停了下来。

陆惊宴把胳膊倚在湿哒哒的车窗上,对着走过来的盛羡,吹了个口哨。

盛羡没反应。

陆惊宴继续吹。

盛羡抬伞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