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金针菇(1 / 2)

陆惊宴指尖一颤,手机啪的掉在了地上。

血色从她脸上瞬间褪去。

她攥成拳头的手抖的厉害,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平时几乎不怎么离手的手机,在她眼里变得刺目而又恐怖。

她吞咽着口水,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一样,挣扎了许久,才把手机捡了起来。

她指尖不稳的点着键盘,简单的三个字,被她输入错了好几回:“你是谁?”

号主不知道是不是下线了,没回她。

陆惊宴看着页面里的对话,越看越觉得窒息。

孙阿姨这会儿没在家,陆鸿程晚上很少回来,整栋房子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她有些怕。

她想要身边有个人。

不管是谁,只要有个人就好。

陆惊宴想着仓促的起了身,连身上的睡衣都没换,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陆惊宴跑出小区,冲着灯火最亮的广场跑去。

虽然这会儿天冷了,广场上还是聚了不少人。

陆惊宴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

商场这会儿快打烊了,陆惊宴没进去,四处望了一圈冲着路边的一家超市走了过去。

她没心情逛超市,直接奔到烟酒区,拿了盒烟拎了几罐啤酒,付了钱,走出店门。

她在广场上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啪的一声,开了灌啤酒,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商场打烊了。

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少。

陆惊宴看着商场大楼里一盏接着一盏灭掉的灯,始终没离开。

盛羡今晚喝了点酒,没开车。

出租车沿着的这条路,他总觉得有点眼熟,直到看到小区名字,他才反应过来昨晚他来过这里。

再往前开就是商场,等红灯的时候,他往车窗外扫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她。

她穿着睡衣,头发扎的很随意,脚下踩着双棉拖坐在一张木椅上,正在仰着头吐烟圈。

在他看她的这一会儿功夫里,她还单手捏着一罐酒灌了一口。

整一不良画面。

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的那种。

他就没见过哪个女生,像她这样,深更半夜衣着草率的蹲在大马路边上喝酒抽烟。

盛羡坐直了身子:“就在这儿停吧。”

离他要去的地儿还有上一段距离,出租车师傅诧异的问:“就在这儿停吗?”

盛羡面不改色的“嗯”了声,摸出钱包付了款。

等出租车开走,他往马路对面走去。

他人还在斑马线上,从商场海底捞那出口走出来了几个男人。

广场上本来就没什么人了,她一姑娘又这么另类,一下子就吸引了那几个男人的注意。

那几个男人打扮流里流气的,不太像是什么正常人。

人家多看了她几眼就多看了,她倒好,见人家频繁看她,就也学着人家频繁看回去。

看回去就看回去了,在人家几个男人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咬着烟念着脏字骂了句:“看什么看?!”

很好。

怼的很理直气壮。

盛羡头疼的吐了口气,加快了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