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鲜,果然是用来吃的(1 / 2)

答应我,过了今晚,明天也要喜欢我,好吗?

——《明天也喜欢》

傍晚七点钟,没开灯的房间里光线昏沉。

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屏幕忽明忽暗不断震响着。

电话响了好一阵儿,床上睡着的陆惊宴总算有了反应,她伸出手摸到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挂断了。

很快,电话又进来了,她这回看都没看,直接长按关机键。

房间里重归安静,陆惊宴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继续睡去。

还没怎么睡熟,卧室的房门被敲响,在陆家做了很多年阿姨的陈姐推开了门:“陆小姐,一个叫陈楷的先生,给家里打来了电话,提醒您别忘了今晚的约。”

陆惊宴含糊的“嗯”了声,眼睛都没睁开一下。

半个小时后,陈姐又上楼喊了一次,还是因为那位叫陈楷的先生。

如此反复折腾了大概四五次,直到晚上九点半,陆惊宴才懒洋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晚上九点钟的局,陆惊宴硬生生的拖到了十二点才到场。

午夜的酒吧人声鼎沸,陆惊宴从从容容的推开门,迎面扑来的是震耳欲聋的dj曲和五颜六色的射灯。

正前方的舞池里,一群精心打扮过的女人和男人正在热舞着。

对比之下,陆惊宴显得很素,头发简单的梳着,脖颈手腕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装饰品。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很引人注意。

个子够高,身材够好,最重要的是脸蛋够精致。

天生聚光灯般的存在。

她习以为常的忽略过大家投来的视线,轻车熟路的往最里面豪华的卡座走去。

她人都还没走近,陈楷那群人就发现了她。

“宴姐这里。”

“宴宴。”

在大家的招呼声中,陆惊宴走过去,坐在了宋闲身边。

昨晚熬了一个通宵的她,没怎么睡够,面对宋闲热情洋溢的“亲爱的”,她回了个大大的哈欠。

宋闲:“……”

宋闲沉默了三秒钟,倒了一杯酒,推到了陆惊宴面前:“祖宗,您可算来了,再不来,陈楷那丫的就要冲去你家揪你了。”

陆惊宴摸了根细长的女士香烟点燃,慢吞吞的抽了一口,斜了一眼旁边正跟一妹子聊的热火朝天的陈楷,用夹着烟的那只手要笑不笑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陆惊宴不敢说自己每天都泡在这种局里,但一周至少有五天会路过这种场合。

对周围这种环境早见怪不怪的她,就跟在自己家卧室里一样,跟着宋闲喝着小酒,旁若无人般的说着小姐妹间的悄悄话。

聊了大概二十来分钟,陆惊宴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宋闲不知道去哪儿了,她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在一桌各种酒和琉璃杯中找打火机的时候,不经意间扫到了对面的一个男人。

对面不只是他一个人。

是一排的人。

她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原因很简单,那个男人够漂亮。

一点也不夸张,自认为在颜值这个世界里算是很见过世面的她,还是被那个男人给惊艳到了。

他虽然坐着,但陆惊宴还是能目测出来他身高超一米八八。

黑西装,白衬衣,领带袖扣微微扯开,长腿和鞋子之间的脚腕,白皙性感。

陆惊宴用最苛刻的那种审视从上到下打量了那个男人好几圈,最后按捺不住的吹了个无声的口哨。

完美。

太完美了。

找不到一点缺陷的那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