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八十九章 爷青回(1 / 2)

京师,西苑,永寿宫。

嘉靖皇帝结束了一套服气导引的动作,随后起身,撒了一泡尿,再抖抖……抬手敲了一下玉磬。

外面大太监吕芳听见声音,顿时进来服侍。

“阁老可在么!”

“禀主子。”吕芳一边替他换了套衣裳,一边就说:“阁老在哩,说是淮扬赈灾,花了不少钱,阁老拿个算盘扒拉了半天,迟迟也不肯落笔……”

严嵩虽然年纪老大,但是,权势之心一点都不小,他一把年纪了,要说什么吃喝玩乐,早玩不动了,但是,在处理国家大事的时候,他依然觉得自己像是年轻时候。

谁都想找回自己的青春,要不然,怎么有【爷青回】这样的词出现。

只不过,有些老家伙,用年轻的肉体来证明自己爷青回,有些老家伙,像严嵩,就是用自己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爷青回。

为了更好的工作,严嵩可是在西苑有一套小板房的,更是创下过大半年没回家天天睡办公室的记录。

这样的员工,哪个领导不喜欢。

嘉靖轻手轻脚走到严嵩身边,凑过去看了一眼,是淮阳巡抚唐荆川的折子,上面付着大量的数字,什么某某营镇压流民作乱,死了多少,该当抚恤银子多少,什么地方遭水,漂了多少田,损失了多少庄稼,该当拨多少银子……

嘉靖轻哼了一声。

对于唐荆川,他其实很了解?毕竟?是当初在自己手上的会员,要不是因为触怒了……其实他当时挺想点唐荆川为状元的?这家伙据说精通弧矢割圆和占星术?是天下知名的文宗。

不过,唐荆川在他生病的时候私下拜会太子?的确触怒了他。

你们是不是都想朕赶紧变成大行皇帝?随后你们好推一个唯唯诺诺的小皇帝上去?

他不是不知道唐荆川的才华,但是……

哼!朕不想看见你。

赵梅村推荐他做淮阳巡抚?他依了?也算从善如流,但是,也就仅此而已,想进京?想入阁?做梦去吧!

不过,看着严嵩白发苍苍,依然低着头敏思苦想,时不时搔搔头发……一时间,心中有些触动。

当下他低声就道:“阁老?阁老。”

严嵩抬头,看见嘉靖?啊了一声,赶紧要起身?嘉靖扶住他,“阁老?你也一把年纪了?民间老人年八十?见帝王不拜,何况阁老……”

“陛下乃是圣明天子。”严嵩拍了一句马屁,摘下脸上的金丝玳瑁眼镜,揉了揉眼镜,叹了一口气,“到底老了,陛下在身边,老臣我居然没察觉,太不恭敬了。”

“阁老,说这些作甚,你我君臣相得,日后要在史书上留下一段佳话哩!”嘉靖宽慰了严嵩一句,看看严嵩脸上的老人斑,到底就说:“阁老,你……要不,朕,让徐阶入阁,帮着阁老你一起处理阁务?”

严嵩听了这话,心中一跳,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略一沉吟,就缓缓说道:“少湖聪慧,若他入阁帮助老臣,这阁务,自然是要轻松许多,只是,少湖心思多,老臣就怕他,多想……(注1:帝独召对,语及阶,严徐曰,阶所乏非才,但多二心耳。盖以其尝请立太子也。——《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