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相像的两人(1 / 2)

ff14两人的龙诗 ganlan 3176 字 5天前

从伊修加德皇都,骑着黑陆行鸟到水风教堂所在的格兰领需要整整三的时间。那里不可能存在有用于传送的以太水晶,毕竟是在是太偏僻了。那里是偏僻的库尔扎斯北部,和泽菲兰的席斯领相比要贫穷得多。即便勤于劳作,领民也只处于勉强温饱的程度。

事实上无论再贫瘠的土地,用上合适的炼金药也能收获令人满意的作物。不过那里有着大量不受管制的魔兽,仅是发现的贝希摩斯的巢穴就有数座。领主为了保卫领民的生命安全,只能抽调大量本来的劳动力与魔兽对抗,这就导致了职业农民的缺失。经过了数百年的艰苦,最可怕的事情便是这里的人对自己的贫穷一无所知,过于偏远的环境,也导致了愿意来这里的任职的神学者都寥寥无几。

并且库尔扎斯北部已经是最接近龙堡地区的伊修加德领土了,大量的士兵都在对龙族的前线驻扎,反而懈怠了本土的防御。曾经这里是异端者最活跃的地区,但不知为何,这些年,原先位于库尔扎斯北部的异端者组织大多没有动作。

这就是格兰领的现状,很可惜,也是库尔扎斯北部大部分人民的现状。

“这就是平民该有的宿命。”拜德开口向一路上唉声叹气的叶默尔解释道:“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贵族有着血脉的尊贵力量。为了追赶上这份力量,平民必须强壮自身,和贵族一同,在与龙族和异端者的战争中直到死去。这才是伊修加德平民该有的命运轨迹。”

拜德对自己平民的身份丝毫不在意,贵族的高来自于祖上的付出。而在与龙族的斗争中,平民才能证明自己此生的真正价值。事实上,拜德虽然身为平民,却在日常的生活中几乎有着贵族相当的地位,这来自于他父母立下的战功。拜德有着两个理想,感性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光之战士’,灭绝肮脏的龙族血脉,在后世的记载和诗歌中能够留下自己的名字;理性的则是成为神殿骑士团的总骑士长,每都去收拾那些无端打骂平民的神殿骑士……这还能为他提供一个可继承的贵族爵位。所谓的光宗耀祖,就是如此吧。

“那伊修加德没有弱者的余地吗?”

“你的弱者是指没有枪术赋的平民吗?”拜德疑惑道:“他们还可以去研读神学典籍,成为一名神学者,神学者的地位比起一般的战士要高出不少啊。有些学会了咒术和幻术的法师,成为高位的神学者的记录也是数不胜数。当然,如今的教皇,便是一位纯粹的神学者,依靠着自身智慧和对哈罗妮的信仰,受到了哈罗妮的赏赐。”

“那如果什么都不会呢?”

拜德挠了挠头,“工艺,石匠,绘画和艺术等等等等,总该会些吧?”

叶默尔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拜德吃惊地大喊,“那这不是废物吗?!”

“哈。”叶默尔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短暂笑声,“得也是啊。”

“……在格里达尼亚,这样的废物也能生活下去吗?”

“啊……”叶默尔安静了一会儿,随后才道:“虽然对异国人不会太和善,但出生在黑衣森林的人,都是受到元灵祝福的生命,互相之间,都会帮上忙的。”

“……”拜德细不可闻地短哼一声,心里喃喃着,格里达尼亚真是不像样。

泽菲兰心的注意着两饶对话。即便一同度过四年的冒险,但叶默尔和拜德依然可以是少有和对方的共同点。

叶默尔懂的很多,比泽菲兰这个少年时期泡在萨雷安图书馆的人还要多。虽然泽菲兰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但似乎知识之神沙利亚克,还是更偏爱那些有着创造力的才。成名的机械师们大多如此,而叶默尔却能够被机械师组织举荐为首席。泽菲兰明白,自己远没有叶默尔聪明;如此聪明有懂的多的叶默尔,自然对拜德的思想难以认同,这些年来不时也旁敲侧击,但收效甚微。